布鲁斯·柯凡纳:我是这样用2000美金快速赚到100万

在我进入之前,我就知道何时该退出。

——布鲁斯·柯凡纳

布鲁斯·柯凡纳:他也许是当今举世进出金额最大的银行外汇交易与外汇期货交易员。他单单在1987年,就为自己及其基金投资人赚进3亿美元。过去十年,他的平均年投资报酬率高达87%,也就是说,你在1978年初,只要投资柯凡纳的基金2000美元,10年后,你的投资可以成长到100万美元。

柯凡纳虽然是一位超级交易员,不过他本人却极力避免成为一名公众人物。他在接受我的访问之前,没曾接受过其他任何传播媒体的采访。他后来对我说:“你也许奇怪为什么我会接受你的采购。”事实上,我的确有这样的疑问,而我也一直假设他是基于信赖关系才同意接受我的采访。在7年前,我与柯凡纳曾有一段同事之谊,当时他是商品公司的首席交易员,而我在该公司担任分析师。

柯凡纳向我解释:“我似乎难以躲避公众的注意,但是一般传播媒体的报导往往会夸大其辞与失真,而我认为你采访应该可以记录我的真实面。光看柯凡纳的外表,实在难以想象他会是一个经常进出数十亿美元的超级交易员。他那睿智自在的神态,总让人以为他是一位大学教授。事实上,他在成为交易员以前,的确也是一位从事学术研究的人士。

柯凡纳从哈佛大学毕业后,便在哈佛大学与宾州州立大学担任政治学教授。虽然他喜欢教书,却并不热衷于学术生涯。他说:“我不喜欢每天一大早面对稿纸,写一些好像充满智慧,其实是深奥难懂的哲理。”

在20世纪70年代初,柯凡纳在有幸步入政坛的梦想下,主持了多治性活动,不过后来由于缺乏财力以及不善政治围内的勾心斗角,放弃了步入政坛的念头。他当时是在州政府与联邦机构中担任顾问工作。

在70年代中期,柯凡纳把注意力转移到金融市场方面。他认为,凭其正规政治学与经济学教育的背景,应该可以在此领域闯出一片天地。他后来热衷于研究世界金融形势,进行有关的金融商品交易。他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完全浸淫于金融市场以及相关经济理论的领域内。他在这段时间读遍所有与金融市场有关的文章与参考书籍。

柯凡纳当时对利率方面的理论下过一番颇深的功夫。他说:“我完会被收益曲线迷住了。”所谓收益率曲线是公债收益率与其偿还期之间的关系。例如,长期公债收益率高于短期公债,五年期公债收益率高于一年期国库券,在图形上显示出来的收益曲线就会呈向上攀升的局面。

柯凡纳根据利率理论,发现利率期货市场中较近月份期货的价格总会高于较远月份期货的价格。较远月份期货之间价差近乎零,而较近月份期货之间差距较大。柯凡纳的第一笔交易便是买进某个月份的期货,而卖出更远月份的期货。随着时间的推移,买进的期货与较远月份期货的价差也就越来越大。

这笔根据理论所从事的交易相当成功,而柯凡纳的第二笔交易也与同商品不同月份的价差有关。同商品不同月份的价差交易是在某商品市场中买进一笔期货,而卖出另一笔不同到期日的期货。在这笔交易中,柯凡纳预期铜供应紧俏,会促使较近月份的铜期货价格扬升,于是他买进较近月份的铜期货,卖出较远月份的铜期货。虽然预测正确,但是他却过早买进,最后只好认赔了结。尽管如此,他3000美元的赌本在经历两笔交易后,还是增加到4000美元。

柯凡纳在谈到他的第三笔交易说:“第三笔交易才是促使我跨入交易员这一行业的关键所在。在1977年初,黄豆市场供应持续短缺,我密切注意七月份黄豆期货与十一月份黄豆期货的价差变动情况。我在十一月份黄豆期货较七月份期货溢价约60美分时,买进七月份期货,卖出十一月份期货,后来在溢价扩大到70美分时,我又加码一笔合约。我是以金字塔交易法进行交易的。”

问:你最后到底持有多少口合约?

答:我最后大约持有十五手合约,我在其间曾经更换经纪商。我原来在一家小型的经纪公司从事交易,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一位资深的场内经纪人那时候我大约已经持有十手到十五手合约。当时一手期货合约的保证金是2000美元,价差交易的保证金则只要400美元。然而这位经纪人却告诉我:你从事的价差交易和单纯的期货交易相同,因此保证金要从400美元提高到2000美元。

问:他显然十分担心你持有部位的风险。

答:是的。

问:其实他并没有错。

答:是的,可是我非常生气,于是我把帐户转到另一家经纪公司。这家公司的名称暂且保留,至于原因我稍后会解释。

问:你生气;是不是因为你认为他的决定对你不公乎,还是……

答:我不觉得他对我不公平,不过我认为他的作法对我的交易已经构成障碍。我把帐户转到另一家较大的公司,然而我却在该公司选择了一位不十分干练的经纪人。当时黄豆行情持续上扬,我也一再加码。我一笔价差交易是在2月25日进行的,到4月12日,我的帐户已增加到35000美元.

问:你只是在行情上涨时持续增加自己持有的部位,还是有一套计划?

答:我有一套计划,我总是等待价格涨到某个水谁,然后回跌到某个特定价位后才加码。当时黄豆期货市场行情一片大好,价格连续涨停。到4月13日时,该商品价格更是创下新高纪录。我的经纪人在当天打电话给我:“黄豆行情正在飘涨,看来七月份期货会以涨停收市,而且十一月份期货也会跟进。你卖出十一月份期货实在不聪明。我看还是让我帮你回补十一月份期货,这样你就可以在未来几天多赚一点钱。”我同意了,于是我们开始回补十一月份期货。

问:你把当初所有卖出的部位又全部补回来吗?

答:是的,全部都补回来

问:你是在毫不犹豫的情况下立即下决定的吗?

答:我想我是鬼迷了心窍。15分钟后,我的经纪人又打电话过来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才好,黄豆市场看来要以跌停收市了,我不知道是否能确保你及时全身而退。”我简直吓呆了,我大叫着要他赶快帮我出场。

问:你最近是否在跌停板才出场的?

答:我是在接近跌停板的时候出场的。让我告诉你,我的损失有多大,在回补十一月份期货而只持有七月份期货时,我的帐面上原本有4 5000美元,但在收市时只剩下2 2000美元。我深受打击,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如此愚蠢。只为贪图蝇头小利,就把自己多年来对市场的研究心得完全抛到脑后。为这件事情我有戏好几天都寝食难安。

问:可是你还有2 2000美元,与你当初的3000美元相比,仍然好很多。

答:你说得没错,可是……

问:你之所以情绪大坏,是因为你作了愚蠢的决定,还是因为心痛输钱?

答:绝不是因为钱的缘故。我想是因为这次经验终于使我明白交易员总会有“不清醒”的时候。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一切事对我都很顺利。

问:你在一帆风顺的时候,是否觉得一切都很容易?

答:是的,的确很容易。

向:你当时可曾想过,市场行情也有背弃你的一天?

答:没有。我当时决定回补,证明我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风险问题。我想我最难过的事是,我终于明白市场大势变化多端,它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不过事实上,我最后还剩下2万2000美元,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问:我相信你后来当机立断决定立刻出场,使你逃过一劫。

答:是的。在那天之后,市场持续重挫,几近崩盘。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没有做出回补的决定,也许我的遭遇会更惨。

问:这笔价差交易结果如何?

答:失败了。七月份黄豆期货价格也告下挫。

问:这是你交易生涯中最惨痛的一次教训?

答:是的,影响所及既深且远。

问:但是你仍然靠这笔交易嫌了不少吧!

答:我靠这笔交易赚了六倍于本金的利润。可是我当时根本不清楚自己承担多大的风险。

问:经纪人打电话来说,市场将以跌停收市后,你是由于惊慌,还是在控制风险的考虑下决定卖出的?

答:我也无法确定。当时我所面对的情况是市场走势和我的分析完全相反,而我又找不到任何原因。直到今天,只要市场与我的分析有所出入,我就立刻出场。

问:你能举出最近发生的例子吗?

答:1987年10月19日,也就是爆发全球股市大崩盘的那一天。因为摸不清导致市场发生剧变的原因,我于是在19日与29日把手中全部的部位抛出。从事交易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千万不要为一个原因不明的市场变化使自己糊里糊涂地蒙受损失

问:我们言归正传,你是在那笔黄豆交易之后多久才再度进场交易的?

答:大约一个月之后。几个月之后,我的帐户又恢复到约4万美元。后来,我去应聘商品公司助理交易员的工作,记得是由麦可·马可斯叫我再去一趟商品公司。他告诉我;“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我们不打算雇用你担任本公司的助理交易员,好消息是我们决定请你做我们的交易员。”

问:商品公司给你多少资金从事交易?

答:2 5000美元。

问:你在为商品公司交易期间,是否曾接受马可斯的指导?他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答:是的。他对我的影响相当大。我从他身上除了学到交易要有节制外,另一件非常重要的是,你必须学会接受失败,失败并没有什么了不得。马可斯教我必须运用自己的判断力作出交易的决定。如果判断错误,也要再接再励。只要你能完全投入,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

问:你是举世间少数几位成功的交易员之一,你与其他交易员有何不同之处?

答:我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些交易员会成功,有些却会失败。至于我自己,我认为我具有两项相当重要的特质。第一项是对于市场未来走势具有广大的想象空间,并且深信不疑。例如我相信黄豆价格有朝一日会涨到月前水准的二倍;美元会跌到1美元兑100日圆以下。第二项则是我能在压力下保持理性和节制。

问:交易技术的获得,是否可以靠训练?

答:可以,不过只能在某个范围之内。多年来,我训练了将近30位刚出道的交易员,不过,其中只有4到5位成为成功交易员。

问:至于其他的25位呢?

答:最后都被淘汰出局。不过这与智力没有任何关系。

问:在你的学生当中,最后获得成功的人,他们和被淘汰出局的有何差异?

答:他们坚毅、独立,而且颇有主张。他们敢在别人不敢进场时进场,同时他们也会节制自己的贪念。野心太大的交易员最后总会把交易弄砸,而且永远无法保住所赚得的利润;商品公司就有一位如此的交易员,我不便提出他的姓名,他的聪明才识之高是毕生仅见,他判断市场准确无比。然而我能赚钱,他却不能。

问:他犯的错误是什么?

答:他的野心太大。我做一手合约,他就要做10手,最后不但没有赚钱,反而亏了本。  

问:你都是根据技术分析来做交易的决定吗?

答:差不多。但只凭借技术面从事交易可不是高明之举。我是常常使用技术分析来判断市场,但我不过分依赖技术分析。只有充分了解市场变化的原因,才能进场交易。

问:这样说来,是不是你的每笔交易后面必定都有基本面因素的支持?

答:可以这么说。不过我要补充,技术分析通常可以使市场的基本面情势更加明朗化。

问: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说法,哪些技术分析具有可信度,哪些又是胡说八道呢?

答:有些技术分析师宣称可以用技术分析预测市场未来走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技术分析只能用来追踪市场过去的轨迹,而不能预测未来。你必须运用智慧,根据市场过去的走势与变化,来判断下一步会怎么走。对我而盲,技术分折有如体温计。光靠基本分折,而不注意市场走势的相关图表,就如同医生为病人治病,而不替病人测量体温一样荒谬。假如你要完全把握市场情势,你必须了解市场大势所趋,亦即市场行情是旺盛还是清淡。你必须知道有关市场的一切资讯,才能在进场时占到优势。技术分析不但可以反映市场大势所趋,也可能突显市场异常的变化。以我而言,研究市场价格走势图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我可以靠它判断市场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并预做准备。

问:如果你是在市场行情密集盘整后向上突破时才进场,然而市场行情又告疲软,或是价格又跌回到盘整的价格区。你怎么知道该在何时出场?你怎么区分市场行情是暂时回档,还是进入长期疲软不振的阶段?

答:每当我进场时,总会预先设定停损价格。这是唯一可以使我安心睡觉的方法。这也就是说,在进场之前,我就已经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出场,不过我总是把停损点设在技术性关卡以外的价位。

问:是否其他人设定的停损价位与你相同?

答: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一点。我总是避免将停损点设在市场行情可能轻易达到的价位。如果你分析正确,市场行情绝不可能会回档到停损价位。有时候在设定停损点时,我根本就会认为市场行情难以轻易达到这个水准。

问:你依靠什么来断定自己交易失败?设定停损点可以减少亏损,不过如果你深信这笔交易的基本面看好,我想你一定不会就此罢休。假设你的基本分析结果其实与市场大势背道而驰,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放弃这笔交易?

答:首先,亏损会提醒我要减量经营。其次,就如你所说,就算我认为我的基本分折正确,但技术面也会提醒我应该三思而后行。比如说我看坏美元行情,但是美元汇价却突破某个中期技术性关卡,在这种情况下,我会重新考虑自己对市场的看法。

问:你现在管理的资金是多少?

答:在65000万美元以上。

问:我想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靠资本增值。

答:是的,我去年获利就有3亿美元左右。

问:交易亏损会对你造成困扰吗?

答:目前唯一令我烦心的就是资金管理不善。从事交易常常会遭遇相当大的亏损,不过只要交易方式稳当,我就不担心。像早期我回补十一月份黄豆的那种事才会令我害怕。不过我从那次经验中学到了控制风险的技术。我现在每天都在进出,亏损是很正常的事。

问:在你交易生涯中,可有不如意的时候?

答:有的。我在1981年亏损约16%。

问:这是因为你自己的错误,还是应该归咎于市场本身?

答:两者都有。当时的商品市场是我从事交易以来遭遇到的第一个大空头市场。空头市场与多头市场有许多相异之处。

问:你在那一年,还犯了什么错误?

答:资金管理太差,相关交易也做得太多。

问:你的信心在那一年是否为之动摇?你是否因此而暂时收手?

答:我后来暂时收手,设计了许多风险管理系统。我很注意我持有部位的相关性。从那时候开始,我每天都会评估我持有部位的市场风险。

问:你曾经提到控制风险的重要性,以及对所持有部位应具有信心的必要性。你认为每笔交易所应承担的风险有多少?

答:首先,我会尽量把每笔交易的风险控制在投资组合价值的1%以下。其次,我会研判每笔交易的相关性,进一步降低风险。我每天都会做行情分析,并了解持有部位的相关性。随着经验的累积,我了解在持有部位相关性方面所犯的错误,可能会引起重大的交易危机。假如你持有8 项相关性极高的仓位,就等于在与原来8 倍大的风险跳舞,极易引火烧身。

问:你的交易风格包含了基本分析和技术分析,假使我告诉你,柯凡纳,我们要把你关在房间里,你只能从基本面的市场资讯与技术面的统计图表中选择一项来从事交易,你会选择哪一项?

答:这等于是要求医生只用诊断或体检表为病人治病。事实上;两者都有需要。不过,如果一定要选择其一,我认为基本面的资讯比较重要。在1970年代,光靠技术分析就可以赚钱,不过当时市场上并不没有充斥所谓技术性假突破现象。然而今天,几乎每个投资入都是技术分析专家,而且也出现许多技术性交易系统。我认为这种转变使得偏重技术面的交易员难以从事交易。

问:成为一个超级交易员,是否要靠天份?

答:就某方面来说,是的。因为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超级交易员。

问:要做一个成功的交易员,天分与努力孰轻孰重?

答:假如你不努力,你绝对不可能成为成功的交易员。

问:有没有交易员可以凭直觉而获致成功?、

答:光靠直觉最多也只能维持短暂的好光景。我听说过许多成功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交易故事。市场上常常会有如某人猜中砂糖价格会上涨到40美分,或各月份铜期货价差会扩增的事情发生。例如我就听说有一位交易员去年因为猜中各月份铜期货价差会大幅扩增,而赚了2700万美元,可是他后来又全赔光了。

问:你对新进的交易员有什么建议?

答:我要强调,必须先学会如何控制风险。其次,少量经营是我第二个建议。不论你认为你所持有的部位应该有多大,都应该再减少一半。根据我的经验,新手的野心都太大,往往会持有应持有部位的三到五倍,结果导致每笔原来只应担负1%到2%风险的交易,却须承担5%到10%的风险。

问:除了交易过量之外,新进交易员最常犯的错误还有哪些呢?’

答:把市场拟人化。市场并不具有人格,它决不在意你是否赚钱。假如有一位交易员常说:“我希望市场如何、如何……。”这就无异于凭自己的喜好进出市场,终将自毁前程,因为他显然已放弃了对市场的警觉性。